笔走龙蛇

普通人的生活就是努力和更努力

我!!!!!!一定要买到七日缄默!!!!!!!


叶蓝|他喜欢的样子我都没有

在用蓝河还是许博远两者间来回挣扎……

时间线,和原文好像有出入哦

蓝河,真名许博远,22岁,根正苗红五好少年。优点数不胜数,平日最大的爱好是打荣耀努力让公会蓝溪阁超过隔壁秃庙,唯一的缺点嘛……可能是有点斯德哥尔摩病症——不然他为什么会对那个对自己百般欺负、名买实抢材料、动不动就骚话满天的荣耀教科书叶不羞产生敬佩憧憬以外的好感呢?

蓝河摸心自问,百分之两百的肯定自己的偶像是黄少天前辈。从他出道厨到现在,每日必对床头海报和夜雨声烦手办严肃烧香礼拜,起床睡觉先大喊三声蓝雨必胜,黄少亲手签名是传家宝,凡是相关周边必存三套:一套用来拍照,一套用来在室外拍照,还有一套存着收藏。恐有什么漏掉想想又再三确认,自己的理想型对象和叶修简直天差地别:娇小柔软顾家工作正常接受自己工作与爱好并且喜欢自己就好——叶修哪一点做得到?

积郁的蓝河登上荣耀,就看到叶修下线的提示,更郁闷在主城晃了几圈突然接到一个好友申请,一看是个连ID都是系统随机分配的牧师小号,想也没想直接拒绝。然人小号一点也不挫败,沉默一会连发十八条。蓝河看都没看顺着手感点拒绝键,然而手突然一抖,把最后一条通过啦!

蓝河赶紧低头,对面还没等系统提示出来先发了一句:“小蓝你好”

紧接着又是一条

“你一开始怎么拒绝我了?”

蓝河盯着屏幕心想总不能说我本来还想拒绝你只是不小心点错了吧,敲击键盘回着对方时一边不自觉回想起自己刚开始给叶修发送好友申请的时候……也是十八条左右?意识到自己又联系到某人后蓝河赶紧停止细想,编辑借口好了之后点下发送键,自觉已经很委婉的说明了自己是有事后准备关闭对话框,对面小号却没get到点一样继续自顾自的发着消息。

“……”

“一起逛一逛吗?”

什,是我表达很忙的方式太山路十八弯了所以他看不懂吗?!蓝河茫然,对于对方牛头不对马嘴的接话和自来熟的一起有些诧异,福至心灵想道不会是车前子他们谁开的小号过来戏弄自己吧。

但是……他们的审美应该没这么丑啊

电脑屏幕里跟自己打招呼的牧师完全没有该有的高洁庄重,一身花花绿绿乱搭配件,唯一白的翅膀居然是最突兀的,基本都是散件套装。从远处看上去,似乎和君莫笑丑的可以一较高下。

未等蓝河作答,对方又补上了一句:

“人家会认认真真跟着你的哦”

叶修蹲着电脑桌前,看着“好”百感交集。

蹲是真的蹲,不是什么“为了衬托人物的悲惨遭遇”“落魄的处境”而弄虚作假的蹲,事实就是黑网吧的电脑桌与电脑摆成一个诡异的角度,没有椅子,站着玩什么都看不清,半跪半蹲特别显肉,他只好选择了毫无形象的蹲在地上,一根又一根抽着烟。样子颓废到老板都看不下去,给他弄了个垫子来坐着,这样一来叶修就必须拼命仰着脖子,宛如一直烤熟了的小天鹅。

他盯着电脑屏幕,上面正是荣耀的界面,对话框正是蓝河和牧师小号。是是是对对对,那个丑不拉几的牧师就是他,然他本人是不这么觉得了。

叶修想,自己为什么要听从老魏那家伙的不靠谱建议呢?注册个小号问暗恋对象喜欢什么样的人,怎么想都low到掉渣,自细一看还是80年代的渣渣。

然他还是做了,为此特地花了三天制作了一个小号,伪装成普通用户,蹲点蹲线蹲蓝河,总算在今天蹲到。看到蓝河上线的瞬间抄起钱包飞奔出训练室,暴走1000m穿越大街小巷来到预定已久的保证人流量少的黑网吧,登上精心准备的账号——“xlzkalqhqz0808”跑到蓝河坐标附近,掐准天时地利人和感紧发了条好友申请。

然后被拒绝了。

再发

没理

继续发

没回应

……叶修低头看看自己的人物,想着是否是过于小白被认成小号,然后一连发去十六条。

半成品,放着

在玩手机1.0

我是桑颌

长期尽远厨+周江粉,会爬墙头
这个号用来堆全职和时之歌相关
日常,以及大大小小的事情

目前雷点有:mxtx极其作品一切相关
请不要踩雷(^_^)

是一个好人,偏执症
交际能力非常差
谢谢阅读我文章的每一位人

明恋对象@扫去来日
直系上司 @雨樱
骂人用滴 @回眸一眼张之洞
文豪野犬+天官赐福创作 @游鱼细石
没什么用的小号@美妆博主莫玄羽
黑历史、已经不用的 @☆桑颌☆_江晚吟夫人

周江|网友

有点长,可以先拉到最后看一下我我的废话(……)

高中整整三年的夏天,大抵都是一样的,尤其是最后的那一年,无非都是窗外蝉鸣鸟鸣唱着,头顶风扇吱呀呀转着,而书桌被无边的题海淹没。

同为学子的江波涛曾百思不得其解: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为什么我非得困在这小小教室中压榨自己所有价值,只为准备人生前五分之一的一次考试,而不是为自己的梦想搭架子?

然作为老师眼里本分的好学生,这种泄愤的话江波涛着实不能开口讲,只是在偶尔在实在写不下去的时候,跑到不知道哪个闲人做出的小网站上叨一叨。这网站不愧于“小”这个字,用户零零总总算上机器人一共也只有一百来个,每位用户的ID江波涛甚至可以倒背如流,谁发了什么帖子几月几号有几百来个字内容是什么开端过程高潮尾声如何就和困在脑子中的各种化学公式古文翻译一起定居下了。更何况这里面一大半帖子都是他自己发的,从高尔基到秦子婴,牛顿三大定律到荣耀这次更新的具体内容,天马行空,包罗万象,真切记录了江波涛青春的所有黑历史。

除了江波涛外,还有另一个常驻在这个网站的用户。与江波涛不同,他从没发过帖子,个人资料里头像是默认的小白人,ID是一串乱码,自我介绍干干净净的,只有一个系统自带的“你好~”。江波涛第一次看到他时只思考片刻便大手一挥决定让他的身份成为流落在外的逃犯,想与人交流却害怕被发现于是就跑来这里还不敢把自己信息填写太清楚,阿好可怜。

然这个设定在他给自己每个帖子点了个赞并且回复了之后就如同黄河之水蒸发上天了。江波涛盯着自己发的青春励志小作文下的只有几个字,但是把他每篇文章都回复了的用户“0131x617”,着实没有忍住,点开了对话窗口,打道:

“hello,帅哥,你是机器人吗?”

对方很快的就发来了回复

“?不是。”

约是觉得不大妥当,对方又补充了一句

“我也是高三生”

巧了,江波涛飞快敲着键盘,然后按下了发送

“我不是高三,我今年是大三”

这句话一发出去,对面很久都没有再发来消息,江波涛心想着这人不会信了吧那也太好骗了,一面准备关掉界面,专心再把明天要考的古诗文背一遍。

就在鼠标浮上关闭标志的时候,忽然几张图片连续出现在小窗里,中间小圆圈转啊转。江波涛很有耐心的等着图片加载出来,看完的时候对面也把消息发过来了

“你骗我,图片都能证明”

是了,对面发来的这么多图片无不例外是江波涛抱怨高三学业以及生活上的问题,几张看下来江波涛自己都不大好继续胡编乱造,只好尽量撇开话题

“我开个玩笑啦,我叫无浪,怎么称呼你?”

“周泽楷”

“那我管你叫小周吧?”

“好”

自那之后他们开始理直气壮的熟络的了起来,毕竟整个网站就他们活的最久,周泽楷似乎没什么朋友 江波涛乐意展示他的口才。而在相处过程中江波涛发现他的这位网友其实是个很耿直的人。例如某天江波涛开玩笑说同是高三生想看看周泽楷的成绩,结果下一秒周泽楷就发了一张成绩单过来,上面闪亮亮的一排A让他没好意思把自己勉强到三A两B的纸片儿领出来丢人现眼,赶紧换了话题说今天拍证件照拍出来的就和动物园的猴子一样。周泽楷似乎误会错了他意思,沉默了片刻发了一张图片来:

图片上是一张学生证,格式不是本地的,私人信息完全没被涂掉,江波涛也是这时发现周泽楷原来是他本名,然还未来的及愧疚下自己报的网名,就被周泽楷的16k小照片帅的心儿抖三抖。

那个时候不分直男和gay,江波涛没觉得自己对一个网友的照片突然心动有什么不对,毕竟他自诩是个颜控。他犹豫半天还是没有回礼似的把自己的真实信息告诉周泽楷,只打了篇3000+小作文吹一吹周泽楷的盛世美颜,然后很抱歉的说其实无浪不是他本名,江波涛才是,最后换来了对面的一个“QAQ”

与耿直一同被戳上的印象签还有直白,周泽楷在习惯了寡言少语的时候也习惯了坦率的将自己的想法表露出来,只是只有一两个字而已。要是他很喜欢什么他就会明确的打上喜欢,如果他觉得江波涛哪里说的不好,他就会截屏下来然后认认真真做上自己的理解,想法,还有建议。

周泽楷似乎从来不会强行要求别人,他永远都很温柔,但他老是说自己的同学们觉得自己太过于冷默,江波涛与他相处的这整整一年,深刻觉得那简直是胡说八道,他自动偏心给周泽楷,选择相信这个只见过照片的同龄陌生人。

“小周你不要理他们,他们是不知道你的好”

但是我知道。

江波涛不知道周泽楷对自己感觉怎么样,但是自己对他的印象已经从可怜的跑路逃犯到腼腆纯良的高中生完成了整改。于是这整个高三中,江波涛享受于他们隔着一个屏幕,隔着天南地北,却就像在彼此身边一样分享大大小小的喜怒哀乐。他不需要再在这个网站上发表自己的感想,只需要点开系统的小窗,就能开始讲。

他们一同讨论过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论里面每个人角色的性格;也抽空一起看红楼梦,分析里面人物行动。深更半夜时候会在做好题之后告诉通过网线告诉对方,哪一方先写完就背书到另一方写完然后告别上床睡觉。过节日了就掐好时间送出祝福,也有两个人都忘记了的时刻,他们保持密切的联系,在联系的过程中了解了对方喜好习惯,见证对方的成长,以网友的身份,成为最了解对方的知心人。

后来高考前100天江波涛没来的及说一声就被迫被收了电脑,和周泽楷断了联系。他的手机里有周泽楷的电话,他们曾经在过春节的时候给对方打过,并且约定了一起上同一个大学的同一个专业,可他们没来得及商量好去哪里,这个约定也没有有效期。

最后这100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江波涛把学过的知识记了一遍又一遍,把他和周泽楷的对话回忆了一遍又一遍。他复习的物理资料是周泽楷给他整理寄过来当生日礼物的,从初一到高二,重难点易错点红笔黑笔标的清清楚楚,详细的不像是周泽楷平常会讲的话。每次一翻开的时候他会猛然想到陪伴自己才一年却抹灭不掉痕迹的网友,然后花上珍贵的一分半想念他。

江波涛想,等考完高考我就去找小周,我们面对面谈,一起填志愿表。

用数年换来的三天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考完最后一门的那天江波涛交完卷走出校门,给父母一个巨大的拥抱,毫无波动的掏出手机,播下了熟记于心的号码。没有嘟嘟声也没有电话接通时的喂,有个冰凉女音告诉他,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稍后再拨……那天晚上江波涛拿回了他的电脑,想登上网站却发现网站早就关闭了,除此之外,他们竟没有更多的社交软件里哎联系,而他们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录取通知书发下来的那天江波涛没去拿,他这个假期忙着和父母商量,最终说服他们去当了电竞职业选手。《荣耀》是他从初中就开始喜欢的游戏,他知道周泽楷也玩,但因学业没有能一起组队玩过,现在竟然连ID都不记得了。

成为职业选手出现在众人面前,小周还会认得我吗?

但是事实是他加入不了什么有头有脸的大战队,一举成名,都得从踏实做起。

贺武是一个小战队,比当年那个小网站还小,即便这样江波涛也不会像在网站上样想什么说什么了。他待人都能摆上笑脸,有些小得意和活力,像只带着颗七窍玲珑心的小狐狸,打着小算盘又很可爱,乖巧的皮相特具有欺骗性。

然老狐狸方明华没被骗到,认定了这是个有潜力的选手,江波涛与他一拍即合,转会到了轮回——早听说轮回也有位叫周泽楷的神枪手,不知道他是喜欢大网站还是小网站?

都不,他喜欢江波涛。



感谢你的观看!感谢读到这里的每一位人

这篇文章的契机是,听着哦漏的昨日青空,想到曾经在自己身上发生的故事,于是想体现网友间认识密切,却难一直保持联系再相见的这种情况。

因此,这篇跟原作有地方是有出入的,希望大家理解

文章有很多细节想体现,但是没有写出来……是我的错

但是周江二位是真的非常好了

想些小时候还不那么心脏的江副,结果小周就刻画的很不好,向周粉道歉

会在下一篇文努力的!请多多给我提意见!

舜远.下午四点

下午三点四十五分,舜从睡梦中自然转醒,模糊之中习惯性低头向臂弯中恋人尽远的位置伸手去,半眯着眼视线里是一团纯白,断片的反射弧直至手摸上后才惊觉触感不对。

柔顺冰凉的发丝和微软的脸颊都没有摸到,取代的是光滑而又柔软的皮毛与立的尖尖的小耳朵,几秒后有什么晃动的东西碰到了手背一下。


……?

这是猫??


舜猛然睁大了眼,从床上坐起到按住不明生物一系列动作不过片刻,在见到某只有着绿色眼瞳低声喵喵叫的黑猫时脑中警铃“嘭”的炸了裂。

猫似乎是很不能理解为什么要被舜框在床上,不安分的扭来扭去,偶尔还非常娴熟的用舌尖舔舔把它压住的舜的手,耳朵不时折两下,随后摇着小脑袋看着他。


舜不敢轻易松手,在用神力检测猫咪的同时迅速思考一遍宫里谁养了黑猫,以及一觉醒来尽远不在的可能性或者说是——尽远现在不在?他在哪?猫是哪里来的?

总不可能是尽远变……?!


为什么不可能是尽远变的呢?


电光火石刹那,舜终于彻底从刚醒时的迟钝中脱出,调动脑神经终于是想起来不久之前曾与尽远一起在街上走,正巧路过界海所提到过的南国来的预言家的摊位,于是单方面心血来潮进去测验了一波的事情。


那个裹着大披风的银发少女怎么说的来着……“不过这个星期,先生,您身旁这位将会经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然再追问,就只有“水晶球里只显示这么多,其余还是静观其变吧。”的回答了。

付完账走出去时舜还觉得不靠谱,玩笑般跟尽远谈了几句便抛在脑后,没想到时至今日,预言居然成真。


还是变成猫这么一回事。


确定了猫咪绝无威胁并且脑海中自己模拟出了事情的解释的舜在默默责备了自己当时的不注重防备的行为举止,微微松了些手上的力道,掌下小猫却一扭身飞快钻了出来,蹿到他的手上,四脚并用扒上了他的大臂,然后将小脑袋在舜的怀里蹭来蹭去。


于是假定了黑猫=尽远的舜大大方方把猫搂在怀里,假象一下若是尽远真身做这样的动作的可爱模样,然后一低头,注视着猫咪的绿色双瞳轻唤了一声:“尽远?”


再确认一遍,若真是尽远,不管再可爱赶紧变回来才是正事。


听到喊声的猫不明所以的扒拉扒拉舜的衣领,像是回应一样叫道:“喵喵喵♪”


舜深吸一口气,把脑海里迷之画面清理的干干净净,争分夺秒把自己打理好甚至给猫也披了一层小时候自己的外套,拉开门准备去时之歌时突如其来的产生一股“妻子遭遇事故,丈夫不离不弃二十年寻求各种偏方只为治好她”的凄凄凉凉之感。于是他又回过身顶着怀中的小猫看了一会。


若对身体有什么好不影响怎么办?

自己当时为什么不把预言给放在心上?


若……尽远变不回来了怎么办?


兵荒马乱之后即将踏出第一步时,太子殿下却突然惶恐了起来,之前心态还是好玩和不可思议,现在是真真切切的担心。他不自觉开口:


“尽…”


“殿下?你起来了?站在门口是做什么,今日风大,小心受凉……我刚从时之歌回来。咦,你养猫了?”


熟悉声音撞入耳膜,舜顿时僵硬在原地,回过头看见拉开门进入房间的尽远面上是说不出的惊异。

一边自然而然汇报行程的尽远想着还以为有了阿黄这么一个先例,舜连着大大小小的动物都无感起来了,今天一看……还是很喜欢的嘛,这么紧的搂在怀里,还穿着件小外套。


然下一秒他就被抱了个满怀,肩上埋上了毛茸茸的脑袋,作用力太大手上拎的袋子不自觉的掉了。

好一会儿后,他听到舜说话。


“……不,养了你。”


?未反应过来的大队长只得顺着话接下去,然后拍拍恋人示意他先松个手,自己要放东西。却换来吻在脖子上的亲亲,是拒绝的表示。


还好

一个七上八下的心安然归位,富有活力的悦动以示自己对绿发人的喜爱

还好尽远没事


那么一旁遗忘在地上的黑猫,是从哪里来的呢?


感谢阅读!这是我的党费

之后会常驻sot努力产出的,人物性格还不是摸的很透,这是一小时速流成果

欢迎大家提出意见!祝各位身体健康——


真实落泪一下
赶上最后一波繁体版的个志是无敌幸运了!发条lofter纪念一下(好幼稚)